正文卷 第九十九章 巫纹(求月票)

    叶羲画画很逼真的事情,逐渐在山顶上传了开来。

    越来越多的人来找叶羲画像。

    他们都失去了亲人,想要求一副画像来借以缅怀。

    这些死去的人里,有的是在狩猎中被猛兽咬死的,有的是在采果实时被毒虫毒死的,有的是饿死的,有的是在部落冲突时被人杀死的。

    画得越多,叶羲的心情越沉重,心头像压了块巨石,沉甸甸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当最后一幅画像画完,把送人走后,叶羲就那么靠在门边,看着外面阴暗的天空和飘散的雨丝。

    他从没想过部落里会有这么多的人失去至亲,而且大多都不是自然死亡。

    以后自己会成家吗?

    他曾想过,如果自己有了伴侣,有了孩子。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好好保护她们,尽自己所能,给予她们自己能给的一切。让她们不会为食物而忧虑,健康而快乐地生活下去。

    但……如果自己死了呢?

    这世界这么危险,即使是他,也不敢说出不会横死的承诺。

    如果他死了,自己的伴侣,自己的子女能在这个危险丛生朝不保夕的史前世界,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吗?

    呼。

    叶羲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正在这时,酋长突然从屋外走了进来,对叶羲道:“叶羲,巫找你。”

    ……

    巫的石屋坐落在石屋群的最中心,门外还有专门的战士负责把守。

    叶羲挺敬佩他们的。

    因为雨季时雨水就没停过,而不论是小雨还是暴雨,他们都坚持一动不动地守在那儿。而且他们不光要忍受恶劣的天气,还要忍受枯燥。

    但他们丝毫没有怨言,相反,这个守门的任务在战士之间还颇为抢手,他们都以能为巫干活而感到骄傲。

    此刻见叶羲来了,早就得到吩咐的他们搬开堵门的石板,让叶羲进去。

    走进巫的石屋,叶羲发现四周到处都是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兽骨,有的雪白,有的焦黄,全都杂乱地堆放着。

    石屋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块到腰部那么高,被磨平棱角的大岩石石台,岩石台上放了很多打磨过的兽骨片,以及一卷摊开的羊皮卷。

    而巫就站在大岩石石台旁边,右手握着一支笔,低头在兽骨片上画着什么,一边画一边转头看一眼羊皮卷。

    见叶羲进来,巫抬起头来,苍老的面容上露出微微的笑意:“来啦。”

    “见过巫。”叶羲摘了头上的斗笠,行了个礼。

    巫点了点头,见叶羲浑身被雨水淋湿,指了指角落道:“那边有干燥的兽皮,先擦一擦吧。”

    叶羲依言往那边走去,地上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巫说完后又低下头继续在兽骨上继续画着什么。

    叶羲拿起兽皮擦拭身上的水珠,一边擦,一边看岩石台边的巫。

    巫眼神沉凝,画得很认真,他似乎是在照着羊皮卷上的东西在画,几乎是看一眼,转头再画一笔。

    原始社会自然没有毛笔钢笔之类的,巫手中握着的“笔”,是用树枝削成的,头部削尖,使用的时候需要沾一点涂料,等笔尖上涂料用完了,再沾一点继续画。

    叶羲把身上的雨水擦干后,放下兽皮走了过去。

    巫搁下笔,看向叶羲,问道:“听说你画技很好?”

    问他画技?

    这两天给人画像画多了,叶羲第一反应是——难道巫也要他画亲人的画像?

    自己的画技自然比原始人不知高明多少倍,但他肯定不能不要脸得说自己是画得很好。

    “还行。”叶羲甚是谦虚地道。

    巫笑了,招手让他过来点。

    叶羲走到巫身边。

    巫指着羊皮卷上的图案慢慢道:“这个,你能不能画?”

    这羊皮卷很陈旧,皮质发黄发黑还有少许裂痕,卷面的最中心用暗红色涂料画着一轮极其繁复的图纹。

    这图案虽然复杂了点,但对叶羲来说如果能照着画的话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以的。”

    叶羲好奇道:“这是什么?”

    巫:“这是祝福巫纹”

    祝福巫纹?

    叶羲低头看羊皮卷上的图案,这东西是巫纹?有什么用吗?

    巫继续道:“要画得一丝不差,可以吗?”

    叶羲仔细看那巫纹,这巫纹太过繁复,且看起来没有丝毫规律,如果真的要保证一丝不差的话,最好能有把尺子。

    叶羲:“可以做到,但首先我要做个东西。”

    巫:“好,需要什么告诉我。”

    叶羲在屋里左右环顾了下,发现火塘旁边堆着些干柴,于是走过去挑了一根:“只用这个就可以了。”

    屋里没有细绳之类的东西,叶羲想了想,从头上拔了根头发下来。

    他现在的头发已经到了肩头,发丝倒也勉强能用。

    把削成尺状的木胚放到石台上,然后把发丝放到红色涂料里浸了一下,用重物压好那根发丝后,把它拉到绷紧,发丝崩成一条直线,然后把它往木胚上一印。

    木胚上出现一条红色的细细的直线。

    叶羲以它为参照,把木尺胚修了一番。

    至于尺子上的刻度,叶羲在石台上随意找了个细小的边角碎料,权把它当做一毫米,然后把刻度在木尺上一一标上。

    这样一把简易的木尺就算做好了,叶羲对巫道:“我可以开始画了。”

    巫看了看那把木尺,询问道:“不需要其他的了?”

    “不需要。”

    巫点了点头,在岩石台上挑了一片巴掌大的兽骨给他:“就画在这片骨牌上吧,记住,一丝都不能差,否则就白画了。”

    这兽骨成片状,被打磨成了长方形,像是动物头盖骨的那部分,只有巴掌大小,很薄。

    给完他这个,巫拿起桌上的另一支“笔”递给叶羲:“这支给你。”

    等叶羲接过笔后,巫继续低头画起来。

    红色的涂料画在白色的兽骨片上,渐渐形成一个奇异复杂的图案来。

    他画得真的很小心,小心翼翼地生怕画错一丝。

    在他的右手边,堆了一堆画了一半的兽骨,那是画烂的作品。看巫现在画画的速度,这么多也不知是画了多久堆积起来的。

    叶羲接过笔,觉得有些长了,又自己削了一下,削成前世铅笔的形状,笔头削得极尖,削完后拿过兽骨片,笔尖沾了点红色涂料,

    兽皮卷上的巫纹要比这块兽骨片大三倍。

    叶羲先用尺子量好兽皮卷上的巫纹尺寸,然后在兽骨片上画了个坐标,按照等比例缩小后,把所有点给确认好,就这样弯腰低头画了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