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两百九十五章 灵魂交换?

作者:卖报小郎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钰心动了,脑补了一下画面,自己病娇模样躺在秦泽怀里,喝着他亲手熬的药汤,辣么苦的药汤,她肯定要皱眉说:不喝不喝。

    然后秦泽轻轻摸着自己的头,温柔又宠溺,责怪又心疼的语气:小傻瓜,你生病了我心疼。

    想想那画面就

    好歹智商上线,她想了想,万一像上次那样,烧迷糊了,又打错人,打给裴南曼,或者一直不再联系的父亲,那计划全部泡汤。更坏的结果,电话没打出去,秦泽没撩到手,自己先gg。

    这主意不行苏钰一时没想到更好的办法,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总能想到机会。

    然而,她要是看几部岛国动作片子,她就该知道,男人是最禁不起勾搭的,哪用得着靠自残的蠢方法,直接硬撩就好了。以苏大美人的魅力,咸鱼也得受不住诱惑,变得硬邦邦

    她看的是言情,里的男主角都高冷的阔怕,对全世界的女人都不屑一顾,常说的一句话:“女人,你一文不值。”

    苏钰就想,撩汉子原来这么麻烦。动不动就要来个误会,一言不合就要吵架翻脸,如果情况允许,还得去碰个瓷,一场累觉不爱的失忆?

    晚上陪着座下头号吹箫童女吃完饭,秦泽把洗碗刷锅的事儿一块解决,告别苏钰。

    苏钰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身影在长廊拐角消失,关上门,开心的在客厅原地旋转,然后一头摔在沙发上,抽了抽鼻子,满足的表情,道:“恋爱的酸臭味。”

    好喜欢好喜欢。

    秦泽打车回家的路上,拿出手机,等啊等,等啊等,快到家的时候,那个时不时会掐几句的聊天群,苏钰又发了一张图片。

    苏钰:“哇,秦泽做菜真好吃,棒棒哒。”

    图片里,一张秦泽炒菜的侧影,锅里菜肴翻飞,在半空定格。

    另一张是他切菜的背影,身姿笔挺,很有美感。

    秦泽坐在车里,淡然一笑,就知道你会发图片,我岂能没有防备?

    之前苏钰发图片,或许是单纯的为了炫耀,但她在车里说出那句话后,秦泽觉得她还有一层恶意,故意恶心王子衿。所以秦泽跟姐姐们说过了:

    “今天苏钰帮我去看车,做为回报,我晚上烧菜给她吃。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就回来。”

    姐姐们难得大方一次,秦宝宝回复说:“去吧,只能烧菜,不能下面。”

    王子衿:(¬_¬)

    群里安静了半天,裴南曼抽空回复:“有我烧的好吃吗?”

    苏钰:“当然秦泽好吃。”

    裴南曼:“说话之前动动脑子【菜刀】”

    苏钰:“曼姐的好吃。”

    裴南曼:“乖!【摸头】”

    姐姐们很默契的没有回复,或许是没看手机?显然不是,几秒后,秦泽收到姐姐们的信息。

    秦宝宝:“你特么还真去。”

    王子衿:“你特么还真去。”

    秦泽:“”

    姐姐们在家里爆肝了。

    what?弄啥子嘞,你们不是同意了吗?

    感情是昧着良心说假话?虽然女人口是心非是常事,可隔着手机屏幕我怎么感觉的出来嘛。

    战战兢兢的回到家里,俩闺蜜坐在客厅沙发,齐齐翘二郎腿,瓜子脸和鹅蛋脸交相辉映。

    秦宝宝:“呦,小赤佬回来了。”

    王子衿:“呦,小赤佬回来了。”

    一股叫做怨气的东西扑面而来。

    秦泽也想爆肝。

    不过他假装看不懂姐姐们的小脾气,面无表情的脱鞋子,坐沙发,打开笔记本,捣鼓他的股票。

    反正姐姐们自己说去吧去吧,我才去的,她们这般姿态,分明自己不好意思说出口,想让他低头认错,然后哄她们。

    那我就装作不了解的样子。

    秦宝宝收起二郎腿,在沙发盘坐,瞪着弟弟,鼓腮,把瓜子脸鼓成包子脸。

    可爱到爆。

    “我洗澡去。”秦宝宝久久等不到弟弟的甜言蜜语,恶狠狠剐他一眼,起身进房间,抱着睡衣进了洗手间。

    “啪!”一声,用力关门,表达自己的情绪。

    王子衿眸子一转,心说机会来了。

    她娇滴滴道:“阿泽,姐姐腰好累的,你帮我揉揉嘛。”

    说吧,还朝秦泽抛一个媚眼。

    秦泽:“???”

    子衿姐的媚眼震大精了。

    他打了个寒颤。

    还有,子衿姐的语言风格,怎么和自家的蛆如此神似。

    姐姐撒娇卖萌么么哒,作妖作死抛媚眼,他都能接受,因为秦宝宝就这样的性格。

    可是当王子衿模仿秦宝宝的时候,他就彻底不淡定了,还蛋疼。

    难道子衿姐感染了一种叫做“宝宝病”的东西?

    “按不按嘛。”王子衿嘟嘴。

    秦泽一脸懵逼的点点头,王子衿顺势趴在沙发,她腰肢纤细,触感柔软,真不知道是她享受,还是秦泽享受。

    “啊你轻点嘛,人家好痛”

    “嗯,嗯就是这里,这里最舒服。”

    “啊嗯阿泽技术越来越棒了,姐姐口头奖励一次。”

    “按摩好舒服,嗯”

    秦泽:“”

    夭寿啊子衿姐人设崩了,不对,莫非子衿姐被秦宝宝附体了?她们灵魂互换了?

    “系统,系统,你出来,快给我出来。”秦泽一百二十分贝的声音在自己脑海里回荡。

    “宿主你说。”系统的声音。

    “快,快用你吊炸天的运算能力推测一下,我家里是不是来挂逼系统了。”

    “系统,系统?”

    “卧槽你别怂啊,你能不能再能干一点?”

    “宿主,没有检测到别的系统存在,也有可能是我能力不足检测到”系统的声音有点飘。

    “宿主为什么会觉得家里来了挂逼。”

    “我怀疑王子衿和秦宝宝的灵魂互换了,现在躺在沙发上嗯嗯啊啊的是我姐姐,而洗手间那个才是“万年洗澡”的子衿姐。”

    秦泽怀疑的有理,通常这时候,都是他和姐姐在客厅打情骂俏,子衿姐进去洗澡。

    还有王子衿现在这副模样,没错了,就是自己家的蛆。

    “宿主别急,待我扫描一下她的脑电波”几秒后,系统说:“嗯,嗯”

    “嗯你妹啊,你感染“宝宝病”了?”

    “脑电波现实,她现在的情绪很古怪,有点紧张、有点忐忑、有点沮丧、有点害羞、有点爽!”

    “所以你这个脑电波扫描有什么用?你想告诉我什么?”

    “也是哦,没卵用嘛,那行吧,宿主我先走了。”

    系统消失了。

    系统下线了。

    系统不搭理他了。

    卧槽!

    这时,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消失,一片安静,大概是姐姐在穿衣服。

    王子衿忽然说:“好了好了,姐姐舒服死了。”

    她坐起身,还模仿秦宝宝鸭子坐,然后脸蛋酡红,媚眼如丝的看秦泽,撒娇似的语气:“真乖,阿泽要不要姐姐给你香吻奖励?”

    话虽这么说,但手臂已经勾住秦泽的脖子。

    “咔嚓!”

    锁舌跳动的声音,洗手间的门打开。

    秦泽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从脖子蔓延全身。他推开王子衿,慌慌张张起身:“我,我上个厕所。”

    并不是因为姐姐出来了,而是他委实无法适应这样的子衿姐。

    匆忙窜进房间,把姐姐撞了个踉跄,胸前都撞的春光乍泄了,秦泽关门前,很机智的瞄了一眼。

    满足!

    秦宝宝穿着浴袍,一手提吹风机,一手用毛巾包住及背青丝,茫然又愕然:“他怎么了?莽莽撞撞。”

    王子衿没回答,换了个舒服的坐姿,歪着脑袋,认真的反思自己刚才的错误之处。

    她自觉把秦宝宝模仿的很好啊,惟妙惟肖,不但嗲嗲的语气学到了,连媚眼儿都学了,怎么秦宝宝无往不利的撒娇卖萌,换她到这里,就不成了?

    要治好姐弟俩的病,她还要加把劲,王子衿只觉得前途漫漫,吉凶未卜。

    “难道是因为这里?”她低头看自己的胸。

    那我以后要不要每天灌一杯香蕉牛奶?

    王子衿肝好疼。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