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6】白璃被囚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留住她?君宴看着那头和秦无衣相聊甚欢的白璃,难道她会走吗?离开他?!这绝不可以!

    这时,一个宫人小心翼翼前来:“启禀女王陛下,太上王请您到永罗宫一趟。”

    白璃看着那宫人,太上王,说的便是镜水师太了。镜水师太突然间变成她的娘,她又突然之间变成女王,一切都好像来得太快了。

    昊天被锁进了天牢,墨胤等人亦被白滟处罚闭门思过一个月。南轩朝堂,一朝之间又回到了先女王时代。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谁都说不清楚。

    永罗宫里,退下一身灰袍的镜水师太一身属于太上王的华贵服饰,摘下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皮面具,镜水师太真实的面容一下子展示在人前——三十来岁年纪,正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候。

    面前的白滟,面白唇红,一身纤细的骨架将整套华服撑起,坐在凤椅之上以威严的目光看着缓缓行来的白璃。

    “你给哀家跪下!”白璃还未站稳,白滟便立刻一甩袖子厉声喝道。她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之中回响。

    “叩见母……母后……”白璃对这个称呼一时间还不是很适应,只觉得十分别扭。尽管她穿越到这个时空已经八年了,对这个时空的生活和制度也都十分了解,但她始终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当初她还只是个镜水庵的小尼姑的时候,所有的生活都是没有拘束的,就算后来到了国师府,君宴也是给她很多的自由。

    虽然总是限制她从郭师傅跑路,却从来没有在她别的喜好上限制过她,更没有拿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国师这件事情来威胁过她,让自己显得高高在上,反而是给了她这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都能接受的疼爱和专宠。

    白璃跪在地上,只觉得似乎又有一场暴风雨要进行了。从前她还只是小尼姑的时候镜水师太就把她吃得死死的,现在就算她成了女王,镜水师太又成了太上王,岂不是要死得更惨么?

    只是打骂什么的她早已经习以为常,可别再拿君宴的事情出来说事了。毕竟上回见白滟,白滟还是镜水师太,两人从紫月神教里出来,镜水师太就试图劝她离开君宴,是她拒绝了镜水师太,镜水师太决然而走的。

    “你可知道你犯了什么错!”白滟猛地一拍凤椅,看着底下唯唯诺诺的白璃,心里一阵来气。

    “儿……儿臣没犯什么错吧……”白璃揪着衣角,要说错,她真的不知道镜水师太又在发什么火儿。除了君宴吧。

    “你和你的杀兄仇人在一起,就是你的错!”镜水师太看着白璃,恨铁不成钢,“到底君宴给你吃了什么**药?你竟然这么迷着他?”

    “他没给我吃什么**药啊,”白璃疑惑,“我们俩是阴差阳错在一块儿的,并没有谁设计谁。若说有,也是我,当初为了拿鲛人之泪才进的皇宫,然后才碰到的他,然后谁知道当初槿颜姐姐她正闹着自杀,那个劫匪呢就把我当成槿颜姐姐打算劫走,然后君宴救把我当做槿颜姐姐给救了,再然后我们回头一看,槿颜姐姐就被另一波劫匪给劫走了,后来证明是紫月神教的人……再后来槿颜姐姐从紫月神教的人手里逃脱了,封翊叔叔去找她,结果两个人吵了架,槿颜姐姐就失踪了,再后来……”

    “闭嘴!谁让你解释这些的?!”镜水师太被白璃嘚嘚嘚嘚一堆都快闹晕了,顿时一声厉喝,“总之哀家不同意你和君宴在一起!他爹不是个好定西,他也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这什么逻辑啊?”白璃看着成了她娘的白滟,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母女的身份,再说了,她前世今生都尝够了孤儿的滋味,就算突然出来个母亲,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打交道,该用什么样的情感去沟通。

    而她本来想好好尝试做个好女儿的,到了白滟这边,白滟劈头盖脸便是一副要限制她自由的样子,还要限制她和君宴在一起,这可门儿都没有!

    “逻辑?在哀家这里,哀家就是逻辑!就凭哀家是你娘,你娘就是逻辑!”白滟不由分说地喝道,“我告诉你,你不仅不能和君宴在一起,以后也不准和他见面。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待在惠文殿,学习如何做好你的女王。而君宴,自然也有他的使命要去完成。作为南轩国的国师,不是只在京城享福就可以的。他不是战神吗?近年来边疆如此战乱,正好需要他前去主持……”

    “娘?”白璃索性起身,“白滟,我请问你,除了负责把我生下来,你还尽过什么做娘的义务?自打我记事开始,你对我就不停地打骂。你让我去吃毒草,你把我训练成一个药人然后解不了毒就扔到药王谷一扔就是好几年……这些我都忍受,因为我以为你是给我第二次生命的人,你告诉我你是把我从雪地里捡回来的嘛,所以我觉得不管你让我做什么,都应该是为我好……”

    “可是现在呢?真相如何?真相就是你根本就是那个给了我第一次生命然后残忍不要我的人……你把我养在身边十五年,却从没有给过我所谓的母爱。有时候我甚至以为慈宁师太才是我亲娘!”白璃看着上首镜水师太的面色“唰”得泛白,心里却只剩下一种复仇的痛快!

    “我告诉你,若你只是镜水师太,而我只是你捡回来的弃婴,说不定我们之间还有许多恩情可讲。可是如今,我想告诉你的是,因为你过去那么多年对我的伤害,我已经从鬼门关不知道走了多少趟,这条命,也算是还给你了。你凭什么限制我的爱情?你不让我见君宴,这绝对做不到!”

    说着,白璃转身便朝外走去。

    “拦住她!”白滟在身后厉喝。

    白璃冷冷地勾起嘴角,想拦住她?恐怕没那么容易!白璃瞅准边上一方帷幔,扯下来立刻包住冲过来的其中一人,猛地一甩边绊倒了第二个,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白滟看着白璃和她相认后竟是这样一种反应,心痛到无以复加!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白璃好,白璃为什么就是不懂!君家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的,她已经受骗过一次,她不能让她好不容易保护了十五年的女儿也再次陷进去!

    感情,那就是一碗无解的毒药!姬槿颜已经无可救药,难道白璃也要如此这般吗?这两个姐妹,一个爱上了自己的皇叔,一个爱上了自己的仇人,任其发展下去,都是不共戴天的!

    白滟指着殿中大大小小的侍卫宫女:“都给我拦住她!若是她今天从这里走了,你们一个都活不了!白璃,你若是想让这些人和你一起陪葬,你就尽管走吧!”

    白璃飞速闪离众人,那一身红衣立在殿中如同暗夜的修罗。她勾起唇角冷笑:“只要你我不是母女关系,你如何威胁我,都是有效的。陪葬?”

    白璃用眼睛环顾了下四周:“白滟你别忘了,我前两年加入的是什么样的组织,杀人对我来说易如反掌。我不是那个心慈手软的姬槿颜,你以为这点人命能够威胁得到我?你要杀,就杀好了,和你以往的作风还真是相像。你觉得传了出去,外人是会怪我啊,还是会怪你?你给的这个什么女王的位置,我白璃不稀罕,告辞!”

    白璃看着白滟猛地刷白的脸色,心里只觉得痛快之至。前世的她亦是个杀手,用这种威胁手段,那真是要对不起了。就算这些人死了,那也是白滟因为愤怒而杀的,与她何干!

    白璃猛地转身,却不防撞上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殿中的白色人影。白璃只觉得眼前之人十分熟悉,可是没等她看清楚对方的脸,只觉得胸口晕穴一痛,一阵昏天黑地便席卷而来。脚下一软,临睡前白璃也只来得及反应过来地呢喃了一句:“封翊……”

    白璃应声而落。她反应过了所有的普通侍卫,却未曾防得住背后出现的封翊一手晕穴。封翊伸手,轻轻地,像接住一片悠然而落的羽毛一般接住失去重心的白璃。那种珍重,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今天的白璃美得让任何男人都移不开眼睛。尽管白璃和姬槿颜有着同样的面容,可是不知为什么,姬槿颜的愁愁艾艾,就是比不上白璃这种爽朗外向的性格。

    只可惜啊,白璃的心给了君宴了……

    封翊轻轻抬手,亦欲轻轻触碰白璃那白皙到令人心醉的皮肤,被白滟喝住:“封翊,你做什么?”

    封翊猛地被惊醒,而后嘴角扯过一个柔和的笑意,转眼对那些逃过一劫的宫人们说:“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女王扶回寝殿休息?”

    “是!”捡回一条命的宫人们此刻对封翊那叫一个感恩戴德,忙忙一拥而上,将白璃带出了永罗殿。

    待殿门关上的一刹那,封翊忽然看了眼殿中袅袅而升的丝丝青烟,而后看向凤座上的白滟,嘴角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缓缓朝凤座上走去。

    明明一身白衣,封翊此刻看起来却像是从地狱而出的绝美修罗。他浑身上下忽然而起的杀机,让白滟猛地一惊:“封翊,你想做什么?”

    “我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封翊并没有停下前往凤座的脚步,“十几年前你拔剑杀死我大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可是我饶了你这么久,如果你还只是做个镜水庵的尼姑,那么我绝对不会动你分毫。可是你知道的,只要你回来这个位置,你就是我的仇人……”

    “封翊!”白滟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封翊,猛地从凤座上站起来,“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在说什么?!当年的事情,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我没有杀你大哥!”

    “没有杀?可是我看到的却不是这样……”封翊缓缓从背后拔出一把冰冷的长剑指向白滟,“你以为四岁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以为我把这一切仇恨都忘了?可如果不是这段不共戴天之仇,或许我和槿颜早就修成了正果,为何要等到今日这般痛苦?而眼看一切就要成功了,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真相都公之于众?你这不是等于在毁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吗?口口声声为女儿们好,你看你自己干的好事吧!没有人会想到白日的闹剧尘埃落定之后,在这永罗宫会上演这么一出戏码。人都已经出去了白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所以今日,我必为我大哥报仇,而你,必死!”

    说着,封翊眼中闪过浓重杀机,猛地抽剑,朝白滟一招凌厉便刺过去!

    ------题外话------

    推荐泡芙新文《神医毒妃:九爷追妻忙》,是一本重生医妃文,已经上架,万更中,感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