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冤家路窄

作者:华夏九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四月的江浙,也已经是草长莺飞的时节,庆元城,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马车出城前往郊外踏青赏绿,平日里不得见的士绅富商官家里的大家闺秀乃至青楼里的姑娘,也都在这个时节打扮的花枝招展漂漂亮亮出游了。

    有了这些莺莺燕燕,在这万物生长萌发的季节,又怎能少得了酝酿了一整个冬天、荷尔蒙极度旺盛的学子士人们呢?当然这些士人学子们玩的东西就要高雅多了,诗会、曲社、曲水流觞等等不一而足。

    每隔上几天,都会有一段郎才女貌终成佳偶的佳话在这个时节成为庆元府内百姓的谈资。

    渡过漫长的寒冬,各地的海商们囤积们一个冬天的货物,也都选择在这个时节加紧进港好变成白花花的银子。大宋各地前来市舶司收购海商们货物的商人们自然也是多如过江之鲫,暮春时节的庆元府,格外的热闹。

    一大早,贾全儿就带着贾似道留给他的两个护卫,踏着朝阳出门了。

    他早就得到消息,今天会是入夏之前整个庆元港最大的一次海商售卖,绝大多数的海船,都会在今天到港,过了今天就只有等到入夏之后的第二个月才会再有一次这样的时候。

    算算日子,夫人怕是也该就是这月临盆,贾全儿虽然没有跟在贾似道身边,却将这件事情一直记得最清楚不过。

    小主人就要出生了,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大?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代表着贾家终于要开枝散叶了,老主人在世的话一定会高兴的昏厥过去吧,每当想到这里贾全儿都激动的不行。

    当然,最好是个带把的啊,女孩的话,就等下胎……不下下胎就行了。

    不过要真是女孩也没有办法啊。

    贾全儿吧吧嘴,有些小忧郁。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反正少爷和少夫人都年轻,大不了多生十几个就是了,更何况,史家大小姐都追到广州了,要是之前的少爷怕是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吧?若是能够先怀上少爷的孩子就好了,唉,现在的少爷变得太过正人君子了些。

    转念一想,贾全儿又觉得有些不对。

    如果少爷还跟之前那般只晓得逛花楼喝花酒斗蛐蛐儿,以史大小姐的性子,早就把自家少爷给打残了吧?

    想到之前史珍香为了给徐若曦撑腰时候惩治贾似道的彪悍模样,贾全儿不由悄悄夹紧了双腿。唉,都快四个月了,少爷怎么还不派人来替我回去啊。不知道我在这庆元府呆的那是度日如年嘛?这么久不在少爷身边侍候,也不知道少爷过不过的习惯,有没有瘦。

    不过少爷当时说少则三月多则半年,如今都快四个月了,少爷那边还没有任何动静,少爷不会有了新人忘记自己旧人了吧?贾全儿心中不由一紧。

    “哟呵,这不是贾……大人么?”

    就在贾全儿胡思乱想之际,一个声音陡然传来。

    听到这个入耳就带着几分嚣张的声音,贾全儿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

    袁通!

    之前临安大饥的时候李吉淫辱民女,袁通虽说有参与,却并没有来得及下手,所以李吉的脑袋被砍了,袁通呢则是挨了一顿板子给放了。袁通被袁甫很是一顿训,老实了许多。这一次,被兵部给莫名其弥的擢升为庆元府巡检,虽说离开了临安城,但是对袁通自己而言却是高兴的不行。

    原因无他,袁甫因为在大朝会上被逼无奈告老,失去了袁甫这个唯一的靠山,袁通在殿前司衙门里的日子可就难过多了。往日还对他恭维送笑的上司和同僚,却早已经变了嘴脸,更重要的是先前袁通因为靠着袁甫,骄横跋扈得罪的人可是不少。

    如今袁甫告老,甚至走的时候理学一派都没有任何人前去送行,显然袁甫这个理学一派的泰斗,不仅在朝廷失了势而且在理学一派内,也是因为某些原因被理学内的一些人给排斥了。没有了袁甫做靠山,理学一派也对袁甫开始排斥,整日里不仅有上司给穿小鞋不说,还要面对同僚的冷嘲热讽,袁通的日子可想而知。

    恰在这时,兵部突然来了个调令,将袁通给擢升为从五品的庆元府巡检,袁通自然是求之不得。

    虽说庆元府没有临安城繁华,但是一府巡检,可是一府内最高军事长官了,只要袁通不惹事,想来也不会有人主动寻他麻烦。

    半月前袁通交接完毕之后,就匆匆离了临安城到了庆元府赴任。这一来,袁通更是喜出万外。他竟然看到了让他沦落到今天的罪魁祸首贾似道身边最为亲近的小厮贾全儿。贾全儿被贾似道丢在庆元府,在袁通看来,显然也是在贾似道面前失了势。

    不过,袁通自然没有半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想法,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总算是带着个贾字吧。自己这辈子显然是没有办法寻那贾似道报仇雪恨了,那么从这贾全儿这里找点儿满足感还是可以的吧。

    于是,贾全儿的苦日子算是到了。

    袁通三天两头的寻上门来找贾全儿的晦气,如果不是有贾似道留给贾全儿的两个亲卫护着,贾全儿怕是早就被人高马大的袁通给揍了好几次了。

    苏青皓等人自然知道这些事,但是一则袁通做的并不是那么过分,二则袁通本就是隶属兵部,苏青皓等人顶多只能偶尔规劝两句,真要管,却是命令不得的。

    “这么早?贾……大人?莫非是知道本将要来,特意来迎本将?”

    袁通带着五六个亲兵,拖长了声调阴阳怪气的笑道。

    贾全儿暗叫了一声晦气,袁通这些天就像个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但是却足够恶心死你。

    “我警告你袁通,今儿个爷有要事,没空搭理你。改明儿寻个地方,咱们再好好亲热亲热。”

    贾全儿知道袁通不敢动手,所以也是丝毫不惧,瞥了一眼袁通,侧过身子就打算走。

    “哟,几天没见,往日里只会跑腿打杂的奴才竟然还有要事了?别来逗袁爷笑了,这么大一条路,袁爷今儿个就站这不让你过了,你能把爷咋滴?”

    这样斗嘴也不是一次两次,袁通自是寸步不让。

    嘴上说着,袁通还用肩膀对着贾全儿狠狠顶了一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