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六章 财神爷

作者:千斤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横店的影视基地的一间酒店里,一群人正在推杯换盏喝得好不热闹,原来今天是电视剧《奋斗》杀青的日子,制作方和导演带着剧组里的众人来到酒店举行杀青宴,

    而在最中间的那张能容纳二三十人的大桌子上,坐着导演赵包刚和一众主要演员,在座的演员除了频频向赵包刚敬酒外,还将目标对准了坐在赵包刚旁边的另外两个人。

    “汪总,今儿个可是快到新年了,我可得敬您一杯,祝您和您的公司在新的一年里生意兴隆事业顺利!”

    “汪总,我也敬您一杯,我们……”

    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的大汪、小汪倆兄弟被自己剧组的演员频频敬酒,一旁的赵包刚并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他很清楚这些人为什么抢着向小汪敬酒,不仅仅因为他是兄弟传媒公司的副总,而是最近兄弟公司和央视联合制作的大型历史电视剧《铁血大明》已经开始了公开的选角工作,这可是明年最有份量的电视剧之一,现在《奋斗》已经拍完了,这些演员们自然要为自己的下一部戏考虑,这是很正常也是无可厚非的。

    想到这里,赵包刚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到了距离他不远出刚吃完一块虾仁,正对着面前那块东坡肉皱起了眉头的闫丹晨身上,看到这里赵包刚不禁笑着打趣道:“丹晨,只是一块肉而已,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想吃就吃呗,难不成你还怕嫁不出去吗?”

    闫丹晨给了赵包刚一个俏生生的白眼:“赵导,您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您是执掌摄像机的,不管吃多少都没问题,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演员,全靠着体形活了,要是因为发胖没人请我拍戏,恐怕连饭都吃不上,到时候算谁的?”

    看到闫丹晨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和赵包刚说话,诸如象大小汪这样的一些人只是在一旁含笑看热闹,而另外一些人则是惊讶于闫丹晨说话的态度。虽说《奋斗》这部戏已经拍完了,但是赵包刚是谁啊,人家可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大导演之一,向来是无数演员巴结的对象,闫丹晨怎么敢这么对他说话。

    “啧啧,丹晨姐可真是豪气啊,竟敢正面硬怼赵导,光是这份胆气就硬是要的!”在奋斗里扮演米莱的王珞丹一边说一边笑嘻嘻的偷偷对闫丹晨竖起了大拇指,她是北影表演系01级的毕业生,96级的闫丹晨是她不折不扣的学姐。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坐在王珞丹身边华子的扮演者朱雨辰却有些不高兴了,他可是赵包刚所属的鑫宝源影视公司的签约演员,赵包刚对他而言既是恩师又是老板,看到有人这么随意的跟赵包刚说话他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只见他淡淡的说道,“有的人啊,自以为拍的戏杀青了就可以不把导演放在眼里了,连起码的尊重都忘了,这样的人在圈里是走不远的。”

    朱雨辰这么说,众人一听都有些尴尬起来,知道闫丹晨为什么会用这种语气跟赵包刚这么说话的人不好解释,不知道缘由的人则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一时间他们周围这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不禁苦笑起来。

    《奋斗》的男主角佟大为拍了拍朱雨辰的肩膀打圆场道:“辰子,丹晨姐可是我们的学姐,人家之所以这么跟赵导这么说话自然有她的道理,咱们还是别操心了。”

    朱雨辰还有些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赵包刚的笑声响了起来,“丹晨你也太谦虚了,要是连你都没饭吃,我们还不得去讨饭啊。我可是听说了,前些日子某人可是送了你一条项链,那天要是没饭吃了,随便把它卖掉就够你这辈子吃喝了。”

    闫丹晨娇嗔的声音响了起来:“诶呀,好你个赵导啊,枉我前些日子还把房子借给剧组拍戏呢,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连我的项链都敢打主意。”

    赵包刚把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似地“我说丹晨,你可别冤枉我啊,我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打你那串项链的主意啊,我是听说上个月你家那口子把珠宝分店和古玩分店都开到京城来了,难道你就不应该把你们的会员卡给我一张么?”

    看到赵包刚一副为老不尊的模样,闫丹晨有些无奈的从手提包里掏出了一张镀银的卡片双手递给了赵包刚,“赵导,您又不是不认识阿峰,想要会员卡问他要不就行了么,至于绕了这么大的圈子问我么?”

    “我倒是想啊。”赵包刚翻了个白眼,“可我也得找得到他才行啊,这小子就是属猴的,几个月都见不到他一次,想前些日子我想找他吃顿饭,愣是找了一个月都没找着。”

    这时一旁的小汪也凑了过来说道:“就是,前些日子一个前辈过大寿,我想托杨总帮我找一个好玩意,可找了半个月愣是没找到他。丹晨啊,不是我唠叨,你得好好管管你家那口子了,真要这样下去的话可怎么是好,哥你说不是是?”

    “对,你是得好好管管你家那口子了,要不然都引起公愤了。”大汪也煞有其事的连连点头,随后他和小汪以及赵包刚几个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我说你们至于嘛。”看到大汪这三人的表情,闫丹晨简直是哭笑不得,无奈之下的她不得已又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两张会员卡递给了大汪小汪两兄弟,“好啦好啦,知道你们找不着人,现在我替阿峰向你们道歉,这总行了吧。你们一个一个不是大导演就是我的老板,这样剥削手下的艺人,你们也好意思?”

    看着手中那张闪着银光的会员卡,饶是大汪这种性子稳重的人也露出了心满意足的表情,他郑重的将卡片在闫丹晨面前晃了晃这才嘿嘿笑道:“丹晨要怪就怪你家那口子吧,谁让他总是玩失踪来着,这是他欠我的。”

    “嘿……抢东西还能抢得这么理直气壮的我还是头一回看到呢。”闫丹晨也是没话说了,“不过阿峰昨天就回来了,早上有点事要办,你们要真有事找他的话这两天他可能会有时间的。”

    小汪闻言大喜:“诶呀,丹晨你早说啊!早告诉我们,我们也不会来劳烦你了,明天我就找这家伙去,让他给我淘几件宝贝出来。”

    一旁的大汪和赵包刚虽然没说话,但脸上的喜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这时候桌上不少人都看呆了,他们可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现在赵包刚、大汪和小汪这些娱乐圈的大佬在跟闫丹晨说话时完全用的是平等的态度来交流的,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一名下属或是晚辈,这就非常难得了。

    要知道赵包刚、大汪、小汪这些人哪个不是娱乐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或许他们平日里会用和蔼的语气跟公司里的职员或是他们这些小演员说话,但这不过是他们为了表现平易近人或是管理的一种手段而已,但现在他们分明是看得出来,这三人是把闫丹晨当成了能够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人物来说话的,这就非常难得了,这个闫丹晨何德何能,能够让大汪这几个人如此看重。

    看到这里,不少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相了朱雨辰,这家伙刚刚还说闫丹晨不尊重导演,在圈里走不远呢,可现在人家却是跟导演跟老板平辈论交了,这脸打得实在是响亮了点。

    王珞丹更是悄悄的拉了拉佟大为的衣袖悄声道,“诶……大为哥,丹晨姐也太牛掰了吧,怎么连两位汪老板和赵导都这么看重她啊?”

    佟大为是稍微了解内情的人,他也挺喜欢王珞丹这个单纯善良的小女孩,于是悄声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大清楚,我只知道两位汪老板和赵导尊重的不是丹晨姐,而是她身后的那个男朋友,人家的男朋友那可是亿万富翁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王珞丹精致的小脸露出了一丝艳羡的神情,不管什么年代,身后有个大靠山就是好啊。

    就在餐桌上的人心思各异的同时,我们的杨峰杨大官人正在距离横店数十里外的东I阳市的一间茶楼里喝茶。

    和杨峰坐在一起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典型的社会成功人士的形象。

    虽然外面依旧是寒风阵阵,但在暖气的熏陶下茶楼里却依旧是温暖如春。只见杨峰端起茶壶给这名中年人面前的茶杯倒满,这才笑着说道:“白局,这杯茶的茶叶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朋友手里抢来的,喝完之后想要再喝的话就要等到明年了,为了不辜负这些茶叶,我们还是满饮此杯吧。”

    “好啊!”被称为白局的人笑着端起了茶杯将这杯茶一饮而尽,他也是识货的人,回味了良久才轻叹道:“果然是先苦后甘,有种清澈心田的味道,不愧是最有名的大红袍啊!”

    “哈哈哈……”杨峰笑了起来,“能一口就认得出来这茶的来历,白局果然是个识货的人。”

    这位白局长失笑起来,摇摇头道:“杨老板,我看你也是爽快人,咱们就不绕圈子了。茶我也喝了,有什么事就请你直言吧,否则这茶再好我也喝不下去啊。”

    杨峰笑笑:“白局长痛快,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打算瞒您了,我打算购买一批食用盐用于出口,希望您能开个批条。”

    白局长有些惊讶的看着杨峰,“杨老板,你找我就只是这件事?”

    “当然了,要不然您以为还有什么事?”杨峰点了点头,“要不您认为呢?”

    白局长有些奇怪的打量了一下杨峰,这位白局长是东阳市的盐务局常务副局长,平时掌管着东阳市的食盐进出工作,今天上午下班后这位自称姓杨的年轻人找到了他说是要谈一笔业务,原本他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没曾想竟然是要买盐,这就让他有些奇怪了。要知道这些年大部分的商品都已经开放了价格,更何况盐这种东西虽然名义上属于国家管控的物资,但却没有谁将他放在眼里,毕竟谁会关注这种不起眼的东西呢。

    看到杨峰不像是在开玩笑后,白局长松了口气轻笑道:“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买个盐而已,你明天只要到我们盐务局的营业厅买就可以了,不管是要买几千斤甚至几吨都可以的。”

    杨峰轻声:“白局长,我可不只是要几千斤的货,我要的数量可能有些多?”

    “你能要多少?”白局长笑了,提起茶壶就要给自己倒茶,却听到对面的年轻人说了个数字,他原本提着茶壶的手立刻就僵住了。

    “你说多少?”

    “白局长,我再说一遍,我需要买五百吨食用盐。”

    “五百吨?”

    白局长再也忍不住,手抖了一下,茶水从茶杯里溢了出来。

    他吃惊的看着杨峰:“五百吨用盐可不是小数目,你确定能卖得掉吗?我不得不提醒你,在我国可是不允许私人倒卖食盐的。”

    “我当然知道。”杨峰笑道:“而且我也没打算在国内卖,我的公司是做进出口生意的,这五百吨盐只是我要买的第一批盐,接下来我要的数量还会更多,很有可能达到五千吨甚至数万吨。”

    “嘶……”

    听到这里,白局长看向杨峰的眼神立刻就不同了,如果杨峰真的象他说的那样要从他们盐务局购买五千吨甚至数万吨盐的话,那么他的盐务局的日子可就好过多了。

    要知道食盐可是属于国家管控物资,但在价格上却受到了物价局的严格监督,是绝对不能够随意涨价的。

    最令人感到郁闷的是盐这种东西是有定数的,每个人或是哪个地方每天消耗的食盐都差不多,基本上没有什么波动。所以盐务局虽然不能说是清水衙门,但跟那些有油水的单位比起来日子还是显得有些紧巴巴的,现在竟然有人跑来跟他说要购买大批量的食盐,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啊。

    “这可是个财神呀!”白局长看向杨峰的目光立刻就变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